vns威尼斯

几千来被误解的“以德报怨”《论语》中的原本意思到底是什么?

  人类有强大的实用主义倾向。万物应需而生,应需而长,应需而亡。这本身就是个自然规律,没有什么特别不好。这种习惯性倾向的问题,是往往看不到“无用”的方面,这样下来歪曲事实,歪曲别人的思想,就成了自然。后世的道德家们对孔子的思想歪曲,可能就在这有意无意之间。人们常说的“以德报怨”,就是典型地一种对孔子思想的歪曲。

  “以德报怨”一直以来被很多人作为“宽容”之举而大加提倡,认为其根据源于《论语》,因而被认作为孔子的主张,这其实是实用主义对《论语》原文的断章取义的结果。“以德报怨”这句话的确出于《论语》,但却并非孔子的主张。

  《论语·宪问》载:“或曰:‘以德报怨,何如?’子曰:‘何以报德?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’” 朱熹说过,“直道,无私曲也”,即孔子所谓“直”就是“无私曲”,善者善之,恶者恶之,以公正无私的率直平和心态对待人和事。论语这段说的是,有人向孔子请教,受人害了,不作计较,反而以恩德回应,这样做法对吗?对于这种说法,孔子反问到,如果报答仇怨要用恩德,那么,受人恩惠之德又将如何报答?

  第一种,不予理睬;第二种,回击,以直报怨,以公平正义的“直”回击;第三种,不回击,回报,以德报怨.

  第一种主张对侵犯者应不作计较,这是宽容大度之人都可以做到的;第三种对侵犯者不但不作计较,反而要回报以恩惠。对以德报怨这种过分之举,孔子以反问的形式直接予以否定。很明显,这第三种“以德报怨”并非孔子的思想,中间第二种“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”才是孔子的主张。关于这一点,大儒朱熹有很多详细说明。朱熹说:“《礼记》云:‘以德报怨,宽身之仁也。’言如此亦是宽身,终不是中道。”既无尊严,也不合乎公正和道义的原则。

  朱熹说:“或人之言,可谓厚矣。然以圣人之言观之,则见其出于有意之私,而怨德之报皆不得其平也。必如夫子之言,然后二者之报各得其所。然怨有不雠,而德无不报,则又未尝不厚也。”意思是说,“以德报怨”对结怨者的厚道,是出于“有意之私”,仅是为了平息祸患,对于二者的怨德矛盾并没能做到公正的对待。而只有“以直”去“报怨”,“以德”去“报德”,才是公平对待“怨”和“德”的态度。

  朱子说:“以德报怨,于怨者厚矣,而无物可以报德,则于德者不亦薄乎!”可谓正点!“以直报怨”正直公道,“以德报怨”,是违背本心以求苟且,两者一偏一证。

  “以德报怨”被误认为是孔子的主张,根子上源于对孔子“仁爱”思想的偏见和误解,片面地以为“以德报怨”是孔子仁爱思想的真实体现。

  而实际上,这是对孔子思想的误解,“以德报怨”并不符合孔子的仁爱思想原则。孔子主张的仁者“爱人”,对象是指爱道义君子和仁人。孔子对巧言令色的“小人”是毫无客气可言的。“恶不仁者,其为仁矣”,憎恶不仁者,也是有仁德的表现。

  孔子说:“仁者必勇,勇者未必仁”,老子说“慈,故战必胜”,说“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”,都是书生说法吗?上兵伐谋,下兵伐战。打打杀杀还不简单,复杂的是如何运用智慧,是和平,不是战争。

  历史上,特别是五四以来,砸烂孔家店,人们对孔子的仁爱宽容思想大肆弯曲,丝毫不顾其背后明确的原则性。现今“儒学”国学大热,我不知道人们在明白老子孔子孟子思想的真谛以后,还能剩下多少基础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这才叫以德报怨!郭德纲岳云鹏帮程派京剧宣传这份心胸让人佩服